虽是台词

2020-08-08 01:41

此语一出,在利益攸关“民意代表”内部可谓炸开了锅。反对的人认为,改革“民意代表”待遇只会成就个人英雄,“民意代表”要跑基层,若不依靠这些补助,怎么支撑得下去,下次选举要怎么选?支持的则称,现行“民意代表”津贴、补助因循旧制,许多名目编列不符现实,若不处理恐伤威信,应制度化且通盘检讨,建立领取标准。

照例领了这么多年补助的“民意代表”如今为何大刀朝自己口袋砍去?事情的起由是这样,前不久要求删除军公教(军人、公务员、教师)退休人员年终慰问金闹得沸沸扬扬,国民党籍“民意代表”蔡正元“一声惊雷响”,要求以“同样标准”建议删除“民意代表”每人每年高达172万元的多项津贴,他认为“有没有‘法理’依据,是我们审核‘政府’预算的标准,当以此‘标准’衡量自己时,突然发现自己也存在问题”。

2011年,台湾“立法院”常常因蓝绿恶斗、上演全武行,导致议事瘫痪,美国有关杂志将其评为“最无能”机构。如今“民意代表”津贴编列浮滥,让“立法院”形象再度受挫。俗话说“刮别人的胡子前,要先把自己的胡子刮干净”,这些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“民意代表”荷包也真到了该“缩缩水”的时候。(陈梦婕)

台湾有个笑话:一小学生作文中写志向时,说长大要当“民意代表”。老师问为什么,回曰:“有架打有钱拿!”虽然只是个笑话,但“民意代表”在政坛的收入可见一斑。

从人口比例算,台湾113名“民意代表”可谓凤毛麟角,自然手握重权。除了决议法律案、预算案、条约案之外,还有质询权、调阅权、对台湾地区领导人有弹劾权等。但此次删减补助风波就暴露出“民意代表”们自编自审“立法院”预算,缺少监督的问题。有“立法院”助理爆料称,当局补助“民意代表”一年两次离台交流,但不管出差远近,做事多少,只要有出入境纪录和机票票根,就可领一年32万元的津贴。不少“民意代表”搭高铁,只是为了上电视政论节目,却一手拿节目车马费,一手享交通补助,有的甚至连家人的车票也拿来报账,此类现象不一而足。更有甚者,为了巩固人脉,“民意代表”们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婚礼和丧礼,有的一个月参加上百场,而这些红白帖也从补助费中支出,最终还是由纳税人来埋单。

如此优厚的待遇无怪乎为了选上“民意代表”人人不惜血本。台湾电影《黑金》中就有一个情节,老大问:你选“民意代表”花了多少钱?答:1500万元。虽是台词,却为实情,可谓烧钱的游戏。以至于台“选罢法”对选举花销明文封顶,“民意代表”上限为1000万,但通常都是只多不少。

那么,台湾“民意代表”的收入究竟有多少呢?除了蔡正元所提的九项“没有法源”的津贴补助172万元之外,“民意代表”的“合法”收入可谓不菲。其年薪为215万元,年终奖金28万元,助理薪水360万元,助理奖金45万元,加班费72万元等,年预算总计约900万元。退休待遇也十分可观:服务一届每月可领退休金2.5万元,两届退休者月俸6万元,三届资历的月领14万元,四届可月领28万元,五届元老每月有55万元进账,而且还派四名随扈伺候直到去世。此外,他们还有选举募款,以及某些“民意代表”之前曝光的为企业、行业法案“放水”等隐性收入。

前不久,手握预算审查大权的台湾“民意代表”终于“挥刀自宫”,决意通过删除多项“民意代表”经费补助,删除的补助项目共8项,包括住宿补助费、高速公路通行费、生日礼券等,共计9736万元(新台币,下同),平均每人删除86万多元。